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 > 针车 » 正文

軍營里的手機,手機里的軍營

武警曲靖支隊麒麟中隊戰士排隊領取快遞。劉服全攝

武警雲南總隊某大隊宣傳干事拍攝短視頻,記錄新戰士的訓練生活。李濤攝

周末,一大早走出營門,武警雲南總隊某大隊司務長張鑫突然發現忘了帶手機,頓時感覺渾身不自在。專程跑回去取了手機後,他有意留心了一天使用手機的情況,“想看看自己的手機依賴癥到底有多重”。

這天,張鑫出門的一項重要工作是采購生日蛋糕,為單位即將舉辦的集體生日晚會做準備。再次走出營門,他首先掏出手機叫了一輛網約車。幾分鐘後,一輛銀灰色的轎車如約而至,張鑫鑽進車內直奔蛋糕店。

“可以手機支付嗎?”取到蛋糕,張鑫又下意識地掏出了手機。作為司務長,外出采買付款是經常的事,他發現,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自己已漸漸很少帶現金出門了。

中午剛回到營區,張鑫就接到了收發室通知他取快遞的電話。張鑫愛打籃球,前兩天用手機下單買了一雙籃球鞋,今天已經到貨。他打開手機上的購物軟件一看,最近兩天還有好幾個包裹將陸續抵達。

晚上的集體生日晚會辦得很成功,氣氛熱烈的時候,不少官兵掏出手機與遠方的親人視頻通話,分享歡樂。張鑫也不例外,他聯系的對象是身在遠方的女朋友。他坦言,身在軍營,和女朋友的感情全靠這方寸屏幕維系了。

一天下來,張鑫並沒有測出自己對手機依賴的程度,因為他發現和身邊的人相比,這一切實在是平常極了。

中國互聯網協會發布的《中國互聯網發展報告(2019)》顯示,截至2018年底,我國手機網民規模已達到8.17億。在這個龐大的數字背後,張鑫只是一個平常的樣本。

這份報告統計得出,每月全國有超過8億活躍用戶使用移動互聯網進行社交、即時通信、觀看視頻、閱讀資訊、移動購物等活動。這些行為發生在全國各地,也發生在遍布神州大地的座座軍營。

在一部智能手機面前,一方面,偌大的世界瞬間盡在“掌”握;另一方面,時間被切割得越來越“碎片化”,令人難以專注地學習工作。智能手機和其背後的移動互聯網改變了今日中國,重塑著現代社會生活,圍牆之內的軍營也概莫能外。

然而,軍營畢竟是常人眼中的“禁區”,軍隊是個高度集中統一的集體。當智能手機穿越信息圍牆走進軍營,軍營因之而變,“人與手機的關系”也在這里被重新定義。

在軍營,打開智能手機打開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?不同的人,不同的打開方式,都能得到不同的答案。

網生代官兵——

智能手機如同“半條命”

“部隊里手機管控太嚴,簡直要我半條命!”

那年,一名入伍不久的新兵以此為由,強烈要求退出現役。新訓中隊指導員李飛有些想不通︰“這也能成為理由?”各級反復做工作,這名新兵態度依然。最終,他因拒服兵役被部隊除名。

後來,李飛帶的兵多了。他逐漸發現,那名新兵的現象算是個例。然而,“假如你問戰士們‘如果禁用智能手機,會否重新考慮參軍’,得到的答案肯定超乎你的想象。”

作為一名“90後”,李飛表示自己很理解一部手機在網生代青年心中的位置︰“從小就玩智能手機、平板電腦,過網絡化的生活,哪能跨入營門就搖身一變,輕易放下手機?”

對某支隊上等兵李逸塵來說,這確實有點難。每次到了休息時間,一听到值班員吹哨發放手機,他拔腿就往隊部跑。幾分鐘後,宿舍里的插座上,手機充電器插得滿滿當當。“手游族”們圍坐在一起,李逸塵呼朋喚友忙著組局。他坦言,自己入伍前就是“骨灰級”手游玩家,入伍後,對手游的“狂熱”依然難減。

一項研究表明,在我國,運動健身、旅游觀光、藝術體驗、讀書學習等線下活動的普及程度,與許多國家和地區存在較大差距,而門檻低、易上手、碎片化時間利用高的熱門手機游戲則佔據了很多人的業余時間。

武警迪慶支隊的問卷調查也印證了這一點。在對“使用手機的主要用途”進行選擇時,73%的官兵選擇了游戲,緊隨其後是刷短視頻和社交通信。

上一篇:2019年国内手机出货量3.89亿部5G手机1377万部
下一篇:重庆钢铁sh601005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